灵想经典语录 >> 最小说经典语录 >> 乐小米经典语录
  • 上一个文章:
  • 下一个文章:
  • 乐小米经典语录

    作者:灵想经典…    文章来源:经典语录网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09-5-18

    ◎我微笑,含着泪看着麻蛋红红的眼睛,曾经我句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胡杨,踩烂了他暖暖的围巾,踩碎了我的春暖花开.

    ◎我开始不快乐,无非因为,学校两旁的槐树,将被法国梧桐代替.而我.却已经习惯盛夏季节,轻嗅这馥郁绵长的槐花香,一如,习惯思念,某个叫罗格的男生.

    ◎我在三月的阳光下,仰望,盛夏艳阳中的槐香满树,这样的季节,仰望,眼睛,会,流泪.

    ◎那一天,她才知道每他是她不肯掉落的泪,而她,是他遗失在天涯的花.

    ◎刺绣的鸳鸯,每一针每一线,都会诉说——我不告诉他真相,安心受骗,只是因为,我爱他.

    ◎万劫不复的冷落中,我有足够的时间,描辞鸳鸯.只是,那些鸳鸯未老皆已白头.我也会用一生时间傻想,这些刺绣总有一天,会辗转到韩凭手上,见到这些白头的鸳鸯,不知道他会不会记得,相国府中,曾经有过一个浅色的影,暗淡的魂,名似水?

    ◎陌生的城市,她经常做梦,梦到陆彦流泪的单眼皮,从小到大,她都没见到他哭,他哭得她整个梦境都疼痛.

    ◎就这样的想他,想过了一年又一年.

    ◎青城突然想起,或者,自己的名字,就是倾城的意思,倾城自然人空.青春还来不及开始,就这样局促的结束了.

    ◎如果可以,她宁愿他一辈子都不要回来,不要回来.这样,他永远是她的小鹿,让她思念过了一年又一年.就像9她说的那样,小鹿,二十四节气里,我会不停的想,不停的想你.

    ◎ 哪一年百褶裙盛装,牛奶杯开心的笑 哪一年蝴蝶飞上了黑白琴键,偷偷的哭? ........ 哪一年伤口张开妩媚的眼,招摇在手背? 哪一年脚印对山路蜿蜒的石阶说,我一定要走过

    ◎世上,有多少事我们不曾知道?我们知道螃蟹和柿子一起吃,会中毒,千夏也知道,但她不知道啤酒和感冒药一起吃下,势必致命。她也不知道妈妈来过,言辞如刀,将自己枉自的想法告诉唐卡,他是父亲的私生子!她更不知道唐卡竟会选择这种方式决绝离去-----如果我不能爱你,就让我死去!

    ◎其实,安洋永远不知道,他就是我的尹帆,就是我的眉间痕。而三年前一场车祸,我却永远坐在了轮椅上,永远做不成他灼灼的桃花笑东风……

    ◎我想笑,又笑不出来。我想高考后是不是就是花开的季节?

    ◎多少年来,她编写着故事,男主角一直叫尹帆,就像他一样固执的当她是心底桃花,多年来,一直心底隐隐作疼,因为那朵灼灼的桃花,何曾绽放,何曾萎败?

    ◎从此,每个夜,我都孤独的在键盘前,打这句话,无休无止——分离,就像一场,永远躲不了的宿命。

    ◎我明白,无论我怎样在口舌上占上风,我都已经在那个杨瑞宣布栎优是他未婚妻的上午一败涂地了。栎优是幸福的,因为她身上的痕迹是幸福新约书,我却要拼命的掩藏,掩藏所谓的恩爱。两种痕迹一种鞭挞在我心脏上,一种灼烧在我的肌肤上。

    ◎温妮大笑起来,像个孩子。我突然感觉到她的内心远不像她的妆容。她像一个孤独的孩子,无处申诉,却想处处申诉,处处倾诉,却也无处倾诉。

    ◎其实,我本可以再聪明一点。看得出爱情的无可奈何。现实不是小说,我怎能脱下嫁衣奔向杨瑞,同他如故事里一样私奔?

    ◎颈项上玉石紧贴着婚纱,在我皮肤上灼烧着悼文——你我本是天堂里的两棵树,相约一同到凡世间.只因你在天堂多逗留了一天,我便在凡间独自苍老了千年.我真的很想走下花车走向杨瑞,轻柔但坚定的拉着他的手,如他曾经安慰我一样,告诉他,杨瑞,我们回家真的,我们回家.

    ◎如果我是你眼睛里的一滴泪,我会顺着你的脸旁轻轻的猾落在你的双唇之间,因为我还想吻你,如果你是我眼睛里的一滴泪,我今生都不会哭,因为我怕失去你.

    ◎我想,等孩子出生后,我就带他去一个地方,有那么一栋古老的房子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。

    春暖花开处,我就像个洁白的婴儿一样,干净地思念着,思念着胡杨。

    ◎原来长大就是脉络清新的疼痛!!

    ◎故事从开始,便注定了是一场无望的静静凝视。遥远而清冷的彼岸花,深刻而杳渺的梦。只是,会是一生吗?

    ◎记不得哪一天,阳光碎裂,他也像影子一样,随着消失的光亮,散尽。

    ◎时间就是这个样子,徜徉其中徜觉得慢,一旦定睛回望,弹指之间。

    ◎是不是喜欢一个人喜欢得太过绵长,就会将自己想象成那个可以永远陪在他身边的女子?

    ◎原来,人寂寞只有自己的心知道。

    ◎伤人利器,有形无形,乃至情丝,哪种不是不见血不归呢?

    ◎寂寞成了一种习惯,在生活的吞纳中,恍似鸦片,戒都戒不掉。

    ◎我总觉得我和杨瑞是天成的玉,纹理和润泽是那样精致得交织叠和,浑然天成。纵使我们跌碎在茫茫红尘之中,也是一种完整。

    ◎记忆总是这个样子,在不该回忆处触碰了你的泪腺。体无完肤的爱和恨,肆虐了灵魂,感染了心肺,所有的城池失守,所有的盟约阵亡,谁又是漂泊无依的灵与肉的无定河边骨?谁又是寂寞绮丽少妇的春闺梦里人?所有的所有就在绝望的瞬间支离破碎、摧枯拉朽。但真的是烟消云散了吗?不得你不承认,有的时候爱情也会因为回忆而积重难返!

    ◎ 你可以当成一个借口,我为了找一份活口的借口,的确,我需要一个人照顾,否则,无从生存。

    ◎她开始大颗大颗的落泪,嘴唇不挺的战抖,她说,是这样子的……

    我感到疼痛清晰的如同掌心的纹路一样。我说,若,对不起……

    她只是落泪。

    ◎只是我想写过这么多爱情离合的若,应该明白,爱情是两个人的天荒地老,不是一个人的一厢情愿。

    ◎那一瞬间,我突然有一种自己也无法解释的冲动,我是那样想伸出手,去触摸他的眉与眼,因为,在他的眉眼间,我看到了令自己心疼的影子.一个令我永生无法说思念的影子.就在昨夜里,看到他,恍惚着,我以为自己走进了那个令人心疼的梦境,而此刻,他却这么轮廓鲜明的出现在我面前.

    ◎我出神的看着他,世界上的事情是这么奇妙,同样是单薄的唇型,在凉生的表情中表露着坚定,而在眼前这个男子脸上却透露着寡情.

    ◎他能感觉到,在他抱起她的那一刻就感觉到,有一中沉郁太久的东西,从她天使班沉静的睡容中,划破天际,凛冽而来.

    ◎原来,人寂寞只有自己的心知道。

    ◎物是人非的沧桑堆积在眼底,眼前这女子,她只能含泪羡慕。

    ◎总是在月光流转的夜色中,岸芷推开窗户,丁香花的幽香沾上慕夏的衣袖,占满岸芷飘飘的裙裾。月色下,岸芷对着慕夏微微地笑。慕夏也对着岸芷,微微地笑。直到眼中的液体渗出,模糊了彼此的影象。

    ◎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,就是,于小意用尽全身的力气恳求林多多,你抱抱我,好吗?而林多多却一生弯不起双臂,抱不住于小意。

    ◎蓝鸟”是一种忧伤的鸟。我想,现在我就是那只忧伤的蓝鸟,渴望,飞过这忧伤的海。

    ◎云鼓楼飞檐上的风铃,总在乳雾浸漫中,将声音辗转得异常沉郁,如一曲寂寞的离歌.晓镜前,飞鸾为我画眉,春葱素白,微微抖动.她叹,似水,可怜了你这玉雕般的眉眼.

    ◎此时姐姐该是别家新妇,画楼西畔刺双蝶,桂堂东阁描鸳鸯,两情缱绻,怎会今天这般凄凉?

    ◎阳光涨满雕花窗格,在我脸上撒下光影,明明暗暗,泪水一般.

    云鼓楼,相国府的戏楼.

    似水,相国府的秦似水.

    只是,有过秦若冰这般明艳婉转的佳人,秦似水,永远是相国府浅色的影,黯淡的魂.

    ◎千百年月光流转的夜,并不适合那些抵死缠绵的情爱发生,如果发生了,悲剧也不远了,就如,秦若冰爱上安之卿.

    ◎原来,痛苦面前,男人也无法不受伤.泪水弥散的视线中,是姐姐冷冷的笑,我闭上眼,或许她说的对,我和她一样,在劫难逃!

    ◎寒夜中,两只觅食的狼,饥饿到了极点,发现同类血肉原来也可充饥,所以彼此撕咬。两个相爱的人,在一起,如若不为终生相守,那必为一场厮杀,红男绿女,假爱为名,歇斯底里,直到,两败俱伤,苟延残喘。

    ◎有些事情,一旦过眼,便是烟云。

    ◎事情永远不如既定那般。子葵也知,爱情中,那个爱的多得人,注定要受伤害,哪怕多爱一分。

    ◎多少年,她一直习惯午后,在漫天阳光下,眯着细细的眼,眉间无痕,唇线淡然。而他的样子却晃啊晃的,如同午夜波涛浸漫整个海岸一般,挤满她紧闭的眼帘。

    ◎爱情落幕,只是,那是,爱,一味迎合,忘了坚持,也忘了,退路

    ◎所有的悲伤,总会留下一丝欢乐的线索

    所有的遗憾,总会留下一处完美的角落

    ◎爱情终究不是稻草人,一味的等待只能马不停蹄的错过,爱情也需要自己去选择的,总是沉溺在这个小圈子里,自己都会失去了争取的能力.

    ◎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值得你为他流泪,因为值得你流泪的人不会让你哭.

    ◎我的爱是那么遥遥无期,我跟在你身后,期望你可以回头看看.千帆过尽,当你终于回头时,我的身边已有了另一个他.爱已成舟,无路可退.

    ◎谁的眼角触得了谁的眉

    谁的笑容抵得了谁的泪

    谁的心脏载得了谁的轮回

    谁的掌纹赎得回谁的罪

    ◎有一种童话,因为没有结局,所以最美.

    ◎有人说,新年过忘川.可是,过了忘川又怎样,忘不了还是忘不了,深刻的往事依然千山万水跟着你跑来.

    ◎葵花的信仰是太阳,它等待着它明白它的爱情而坚韧地生长.我的信仰很简单,在任何的时候,我都相信,爱是最好的语言,付出是最好的回报,那样我们才会永远在一起.

    ◎那种揪心的刺痛,原来就是爱,爱是让相爱的双方彼此伤害.

    ◎世间情事,最悲哀的莫过于你深爱的人正以同样的深情眷恋着另一个人

    如若这样,除了奉上无限的深情和耐心,还需要一点点决绝的勇气.

    ◎人的一生有很多东西是无法割舍的,唯有爱情可以一让再让.

    ◎你最寂寞的时候想念的影子一定是你最爱的人的身影

    你最害怕的时候喊出的名字一定是你最爱的人的名字

    ◎不是相爱的人就能在一起,不是在一起过的人就能永远在一起,不是永远在一起的人就是相爱的人.

    ◎一直相信,世界的某个角落,看不见的云端,一定有座美丽纯净的天空 之城,那里没有遗憾,没有忧伤,没有不可能发生的爱情……

    发生过的事情总是不会改变,即使没有人记得……

    就让那段没有回忆的爱情,盘旋在我们的天空之城……

    即使宿命燃烧掉所有回忆,即使我们对面不相逢……

    我想我终究不会忘记,有一个天使一样的男孩子,曾经那么深,那么深 的,爱,过,我。

    ◎有人说,每一朵花,都有暗藏在它冷蕊香心中花的精魂。而当我终于在期盼中虔诚地等待了千年万年,你与我擦肩而过的匆匆身影是否依然会吹散我那缕卑微的芳魂。

    ◎万物生息,总是有各自的道理,种下什么样的因,就会得到什么样的果。生命似乎充盈明朗起来,当时的我并不知道,这种遥遥相望的依恋,就是我的因。

    ◎你对我来说,究竟是最温暖的救赎还是最温柔的禁锢?

    ◎真是一段最奢侈的幸福时光。阳光暖暖的洒在身上,空气中宁静干燥的味道,默默而深情的长久凝望,多么近似于幸福的一种状态.这可是我可以拥有的天长地久?

    ◎所谓生命的意义,是否真的只是每天迎风摇曳,笑魇如花。

    ◎那是一种美艳妖娆的清纯,面白如纸,唇红如血,笑魇如花,眼睛似一泓幽深的清潭,波光潋滟,晶亮摄人。

    ◎男人的信心的确来自女人的仰赖,可是因为太在乎所以总是会怕自己承担不起,久而久之,这便成了放弃的理由。

    ◎活得久了,就会有一些事你不愿意再提,或者有一些人你不愿意再见,你会恨一个人,以为杀掉了便一了百了。

    ◎当一个人不再拥有的时候,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不要忘记。

    ◎一场因爱而生的骗局,最后因了谁的自私,激烈的曲终人散。

    我曾经有过一次幸福的机会,可我却来不及珍惜。

    ◎运也许已经预定了一些事按照时间顺序不可逆转地上演。戏里的人只好无助地相遇,相爱,最后无奈地别离。

    ◎十世追随,等待千年又怎么样,你看我的眼神,始终悲悯如初。我终于明白爱是多么无奈的一件事,眼穿肠断也枉然。

    ◎很多事情就是这么无奈的,机缘巧合宿命难逃,看起来占尽先机的人反倒吃了亏。

    ◎曾经的信仰灰飞湮灭,一句话否定了所有的过往。

    ◎他为了得到她费尽心机不择手段,放弃后宫粉黛,佳丽三千,独独只爱她一人,可这么多年的等待和守候仍然换不来片刻的真心相爱。她宁可死,也不愿留在他身边。

    ◎其实年龄身份都只是一个借口,你只是不爱我而已。可是,我需要这个借口来化解我的疼痛。有些话果然是不应该说出口的。凛冽的真相,终于带着覆水难收的决绝,将生命中仅存的一点希望掩埋。

    ◎苏嘉楠.

    我开始写你的名字时候,就是想你的时候.

    我想你的时候,就是我在白纸上写你的名字的时候.

    一笔一划,一瞥一捺,我都重重重重的瞄,重重的划.最后将纸张划破.请原谅,我想将你划进我的心里.让我一生都不忘;同样,我也想将自己的心划进你的名字里,让我们一生都有关联.

    ◎初遇岸芷,慕夏十七岁,已是风华初俱的翩然少年.

    ◎她在他的怀里,长而浓密的睫毛在睡梦中,仍不安地抖动着,仿佛梦魇深处历尽狰狞杀戮.火光冲天般的惊惧凝在她淡若云烟的眉目之间.

    ◎世界上最最痛苦的事情,莫过于悲伤来临,你还要故作姿态,微笑以对。一边,眼泪百折千回;一边,骄傲地仰着面孔对着天边的白云微笑。

    ◎很小的时候,听过一句很美丽的话。

    他们说:蝴蝶飞不过沧海.

    到现在,我才明白,其实,不是蝴蝶飞不过沧海;只是,当蝴蝶千辛万苦地飞过了沧海,才知道,沧海的这边,从来就没有过等待! 我,就好比这只千辛万苦的蝴蝶. 而姜生你,就是这片从来不曾等待蝴蝶的海。

    ◎自从你离开,我的生命里就剩下了两样事情可做:寻找你,和,等待你。

    我一直都很恨自己,怎么可以将失去记忆的你,留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,留在一群你完全陌生的人身边?

    这个世界上,如果一棵冬菇都不能守在另一棵连根的冬菇身边时,还能期冀谁会对你真心的好?

    如果连姜生都会遗弃凉生的话,还有谁,肯为你千山万水的,来寻找?

    ◎因为懂得,所以慈悲。可是,姜生,对不起。此时的我,面对着此时的你,即使懂得,也无法慈悲。

    佛祖的慈悲,超度不了我们爱情中的结。

    只能超度它成灰。

    ◎传说中,在那些星星散发着蓝光的雨夜,总是有携带着这种蛊毒的女子,赤脚走在午夜积水的街巷。

    殷红如咒的丝线上系着茶花瓣铃铛,瑟瑟游走在她们纤巧的脚踝上。

    银铃细碎,伴着雨落,“游红丝”上的切切铃音,恍如梦境深处传来的梦呓。

    她们长发飘忽似夜,眼眸迷离如星,笑则倾城,悲则倾国,美得不胜人间风尘。

    此文章是有灵想经典语录网(www.myfreeheart.cn)为大家精心收集和整理,希望各位朋友能够喜欢,并支持我们,我们会做的更好!—— 载转请注明文章来源及原始链接,谢谢合作!
   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匿名投稿